想考帝都大学!
es深坑非酋,涉推翠推流星p,沉迷晶学已和tov尤利结婚勿念


我不能输。

很自私地说,原因有两个。

一,我不愿意自己努力争取的机会白白浪费,打乱我对未来本来就很乱的规划。

二,我更不愿意让自己的失败,成为别的什么人成长的祭品。

大学这个课堂……比想象的沉重很多。

入学 报道 军训……

小树林 东区 二号楼 九教 逸夫操场 西操场……

东北的舍友开怀大笑,一起请假的女生说不愿坐在那个人旁边,校医院想让人扇她个倒仰的大妈……

快乐,惊喜,烦躁,愤怒,悲哀,无助……

我体会到这样多的情感,短短几天内。

当上团支书之后班主任打来电话,从校医院聊到东区食堂,34分钟。

我和男神说,这是我第一次做直接触摸人心的工作。

一想到以后作为文科生要和人打交道维生,瞬间深切感受到未来难以预料——这样结构简单的我会被打磨成什么样子呢?

现在发生了一件很常见的军训事件……由于工作体会到很多人的主观感受。

我几天前无畏地想,来外地的大学,就是为了在实践善良的时候...

购买愧疚

这个估计要写到回家,把题目挂出来。

生活水平提高了,体验式消费成为时尚,旅游就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种。

只是我从未想到,我在这里购买到的体验中,愧疚占了这么重要的部分。

几何东京

等回家用了pc端会配图,现在先记着字。

说到几何,规整,精确,棱角分明……作为一个文科生,对这个词抱有如此的印象。

想了很久,决定用几何来形容我眼中的东京,一路上浓郁的异国气息大多来源于此。

————————————————

第一天观光主要在东京市内。

从郊区相市区行驶的时候,一直看着窗外。

[啊啊,像梦一样]

这样的想法突然出现了。

这个专指我自己的梦,颜色偏深偏暗淡,情节紧凑急转——

建筑物的色彩比起国内就像套上lomo滤镜,比起实体更像极了画面,有如行走在十年前的电视剧里,含着盐味的糖果。

正方,长方,三角,圆……建筑物的形式基本不重复,极窄的楼间距将街道连成拉页。...

力排爸妈的议换掉了大红色的衣服。

轻松。

早餐是自助的,自己摆了个盘觉得挺好看,想照都吃一半了。

吸烟区外面的造景小路用了黑条石,非常质朴。

宾馆后院,帮一对母子拍照了

宾馆名叫tokyu[笑]

很舒适,开空调盖棉被,很久没睡弹簧床铺了。

说给静静,宾馆的吹风机开到最大档功率也很小,按住才会吹风,我一个短发吹了好久,到时候谨慎洗头。

第一天。

坐在离机翼比较近的地方,出乎预料地晕了一道的机。

[乘着晚霞飞向云上之国],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背向太阳的卷云是游移的黛色烟雾。

滚滚云海有着暧昧又冷硬的轮廓,荒芜雪原一般,高低参差。

渔船灯火明灭聚散,路灯街灯纵横交缠。

虽然要时不时趴上一会,不过基本是很舒适的。

我心态很好的,打算好了所有最坏情况,这样之后心情会好

关于旅游,有一个最初最快也最蠢的想法:

“天啦,宇航员在宇宙里居然看不到我啊!”

真是漏洞多多,说出口铁定被撕。

有一个很道的缓解愤怒的方法,破事→你→所在的屋子→楼房→城市→国家→各大陆版图→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宇宙→宇宙之外……

你几乎等于没有,破事tan90°。

然而对于一个刚萌生旅游想法的人来说,这样一套捋下来是很要命的。

越大的圆才会碰到越大的空白,而[旅行]之于一个直到成年还没去过天安门的菜鸡,无异于突然间让一个小点点爆炸成一个宇宙大圈圈。

催生奇异的惊吓,与足以成为凶器的好奇心。

林御风:妈,在我离开家的第一天你就剃了个板寸,能不能解释一下

如果我不问的话,我明天是不是还能有个十岁的妹妹?

……

“……所以,我现在是个普通人了。”

“你不打算取回来么?”

“哈哈,我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啊。”

深邃的紫色眼珠和黄昏一起注视着他,他只好接着说。

“有了现代科技,我这样的人不借助术法也能安逸地过一辈子。比起在那个没什么用的保密榜单上挂个top50,我更想……或许我的家人也更想……就这样拿着工资用着家电,找个好boss罩着,能干到哪里就干到哪里吧。”

他理了理鬓角微卷的,柔软的白发,转向身形修长的青年人,虽然他认为他还只是个小男孩。

“你过得也挺辛苦嘛,这个品牌可是不便宜。”

青年一直紧攥着购物袋的拉手,纸袋上印着花花绿绿的水玉波点和蕾丝花纹。

“家里有妹妹?”

“嗯。...

对我来说,考试就是后宫王的散伙饭。

面前是一个窗口,一次来一个即将成为前女友的学科,每人来的时候都端着一份套餐。

既要吃饱也要讲究仪态,措辞不能出错还要顺,保护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也保证散伙以后各自欢喜。

毕竟之后要去大学这个相亲会场,说不定改天和谁或谁们又复合了呢。

高考让我想起日式烟花。

一个个考生被糊上一层层纸包得圆咕隆咚,心儿里装着五颜六色的火药,颤巍巍地伸出笔的引线,砰的一声,跟着打铃就发射了。

笑声化作火花,泪水燃成轻烟。

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烟花放过之后有没有灰烬掉下来。没有人会注意。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粉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粉。 
拒绝投票,拒绝打榜; 
拒绝拼销量,拒绝被捆绑。 
如果想表达对他的爱意,就用他的名字去做公益; 
如果想感谢他的创造者,就去订阅和打赏。 
愿所有同担都能开心快乐; 
愿你们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解绑官方,神清气爽。 

英雄,不一起吗?



有想转载的姑娘,开放任何授权!微信微博朋友圈,哪里都可以!爱你们,爱老叶❤

段子,占tag记脑洞

背景灵感来自石火风灯仙女的乡村pa,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后的高中生。
预警,粗俗ooc且雷,自我放飞产物。

“涉大学毕业了想做什么工作?”天祥院英智低头盯着自己的塑料拖鞋。

日日树涉坐在腿不齐的木头小板凳上晃悠:“我想出国深造,在天桥变戏法永远登不上国家大剧院。出国拜个师傅学魔术,蜚声国际为国争光,然后回国办演出吧。”

“这样啊……”

“那你呢,我亲爱的班长?”日日树涉甩了甩马尾辫,笑盈盈地看他,“你其实有别的打算吧?”

天祥院英智招了招手,日日树涉凑过耳朵听。

“我啊……其实想当兵。”

日日树涉上下打量他一遍:“……文艺兵?”

“对。”天祥院英智坐直身子,“当文艺兵,去空军文工团。...

最近接收的信息太多了,自己处理一下。

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删了,里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真事换个说法然后自己腻歪腻歪

以后要过上放飞自我一穷二白的生活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考完会考就撸翠千文去

古代架空②

余海昭家教很严。


就算是家教很严,也无法阻止他道貌岸然的外表下一颗真诚不羁的心。


往梅花桩上浇豆浆,一根浇一碗,大太阳晒一天臭得莫可名状,换来场院翻修和一顿胖揍,逃了罚站溜下山,就为买上那么一纸包的芝麻糖。


少年练武一日三餐就为长力气壮筋骨,整天窝窝头就馒头再搭上几条青菜,嘴里不淡出个鸟来才见鬼了。


余海昭回味着后槽牙缝里的芝麻香,心满意足地继续挨揍。


少庄主跟老爹余英宗一样,苦练和圣贤书一半一半。为了让儿子开阔眼界增长知识,武林大会小聚也都带在身边。人前大叔大伯前辈尊长叫得处处得体,人后一秒没看住立马开溜跑路。


快把心肝脾肺肾跑出来才狼狈地停下,盯着路旁小...

三才题材的古代架空①

注意:受小白花太太的微博小萌文影响非常大,非,常,大。不是抄袭,不是借梗,确实是我流。


路南端的茶肆进来一个人。


这人中等身材,身上一件灰扑扑的白圆领,脸面上一层风尘仆仆的黄皮,脚蹬一双鹿皮靴,靴端的尖角已经磨圆了。身背一个蓝布小包袱,乌黑长发高高束在脑后,发绳却绑得死紧。


陈心涯做大侠已经有几个年头了。他进店,坐在长条板凳上,要了一壶两个铜板的茶。


————————————————————


陈心涯做大侠,是从打架开始的。


武侠经典套路里,总是有下雨的那么一天,破烂的那么一座庙。


玉龙山庄的老庄主余英宗,一根老油条猝不及防打了个跐溜滑,让人阴了一把。...

今天下国服之前做了问卷。

决心磨炼搞笑功力。

“我们很强大。我们为什么强大?”


他侧放在桌上的拳头突然死死地攥紧了,


“因为我们都隐藏自己真正的愿望,并誓死不让别人知晓。——就像她一样。”


他的眼睛里,燃烧的月光跳动起来了,晶莹剔透的将死的生气爆开来了,可在场的人全都没有察觉——


他们眼中所见全都变成了镜子,刹那间映出七个拥有相同纹路的灵魂。

入坑大约两三个礼拜,买了一堆分装整天瞎贴。

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一下自己的脑洞爆炸。

一百粉留念。

现在手里的存稿:

晴博晴无差原著背景告白篇

成御的一个下

朋我冷门小短篇

狛日原作脑补

漂御学paro

忘羡双性转

cy百合红蓝骑士

脑补成型的腹稿:

fy两篇短打

响王4后衍生

忘羡双性转学paro

一定会写的东西:

白阮非典型性全年龄向学paro的abo

狛日怪盗 这个我太喜欢了。

基三系列 包括出现过的亲友合作策花,以及自己家的一大票cp们。

熟人如果有想看的可以跟我说……什么时候填坑是个宇宙之谜。

看头像,我老婆,多美,把持不住了吧。我的,谁也不给,骑士团长……算了我考虑一下。

可不可以百文点粉啊。

现在102文99粉。

整数党看着有点别扭。

我会化为夜曲,在晨钟响彻前,陪伴在你身边。

等到终于能以笑容度日,找到真正与你相配的人,就是曲终的时候了——

喂,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就这样,再见吧。

36-50。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Y:他轻轻慢慢地抚摸我的手……那时候吧。(脸红)

L:挠他痒痒之后把他压在沙发上的时候。


37 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Y:以前比较固执的时候撒过谎,他因为对我了解不深所以没看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擅长,也不愿意说谎。

L:有过隐瞒的事情,说谎基本没有。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L: 被他拉去帮忙的时候,做什么都可以。

Y:两个人靠在一起看书看报看电视。


39 曾经吵架么?

L:(点头)嗯。

Y:是在确定关系之前的事了。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L:呃……原因挺复杂的。

Y:简单来说就是规矩和道义发生了冲突吧,...

21-35。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L:结婚了。

Y:已经变成彼此的家人了。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L:在……上大课的阶梯教室?

Y:嗯……我觉得那次就是了。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L:他那天发烧吃过药了,我找了最后排的座位让他睡一会。

Y:笔记是他替我记的。(非常开心)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Y:其实程度还不如告白的时候吧。

L:牵手。

Y:其实我能感觉到,从我睡着一直到下课你都牵着我的手吧……?

L:单手记笔记也可以的,那节是复习课。(故作冷静看别处)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Y:总感觉咱们似乎跳过了四处压马路的层次直接变成一...

© 金红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