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ID现代汉方,圈名硝火,被叫做硝会很开心。
es深坑非酋,涉推翠推流星p,沉迷晶学
已和tov尤利结婚勿念
三党闭关中


段子,占tag记脑洞

背景灵感来自石火风灯仙女的乡村pa,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后的高中生。
预警,粗俗ooc且雷,自我放飞产物。

“涉大学毕业了想做什么工作?”天祥院英智低头盯着自己的塑料拖鞋。

日日树涉坐在腿不齐的木头小板凳上晃悠:“我想出国深造,在天桥变戏法永远登不上国家大剧院。出国拜个师傅学魔术,蜚声国际为国争光,然后回国办演出吧。”

“这样啊……”

“那你呢,我亲爱的班长?”日日树涉甩了甩马尾辫,笑盈盈地看他,“你其实有别的打算吧?”

天祥院英智招了招手,日日树涉凑过耳朵听。

“我啊……其实想当兵。”

日日树涉上下打量他一遍:“……文艺兵?”

“对。”天祥院英智坐直身子,“当文艺兵,去空军文工团。...

最近接收的信息太多了,自己处理一下。

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删了,里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真事换个说法然后自己腻歪腻歪

以后要过上放飞自我一穷二白的生活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喜欢前有同向者,自己不回头的窄路

忘记一切,双手举高做出怪异的手势,无声地讥笑

我对粗糙的蛋糕嗤之以鼻。

我追寻口感,介于香气和泡沫之间。

他穿着棉质黑外套,环住我红色的腰

于是我埋在他肩膀,在梦里鼓励自己

含着磁石般一遍又一遍说 我喜欢你

然后在醒来一天后放弃

畸形地爱一个匆匆侧侧的面影

对于野樱桃来说,储存就是调理

浓稠魅惑到无机质,化学的冷漠的甜蜜

我打开黑色的牢笼,放出笼中的怪物

我们常在淋浴时间交流

它的眼珠裸露,脚下是恶臭的泥土

抢过长发时期的荧光绿头绳,变成少女

我们背对黑影,大笑颤栗

踩在雪里,塞上耳机,切开海绵...

考完会考就撸翠千文去

古代架空②

余海昭家教很严。


就算是家教很严,也无法阻止他道貌岸然的外表下一颗真诚不羁的心。


往梅花桩上浇豆浆,一根浇一碗,大太阳晒一天臭得莫可名状,换来场院翻修和一顿胖揍,逃了罚站溜下山,就为买上那么一纸包的芝麻糖。


少年练武一日三餐就为长力气壮筋骨,整天窝窝头就馒头再搭上几条青菜,嘴里不淡出个鸟来才见鬼了。


余海昭回味着后槽牙缝里的芝麻香,心满意足地继续挨揍。


少庄主跟老爹余英宗一样,苦练和圣贤书一半一半。为了让儿子开阔眼界增长知识,武林大会小聚也都带在身边。人前大叔大伯前辈尊长叫得处处得体,人后一秒没看住立马开溜跑路。


快把心肝脾肺肾跑出来才狼狈地停下,盯着路旁小...

三才题材的古代架空①

注意:受小白花太太的微博小萌文影响非常大,非,常,大。不是抄袭,不是借梗,确实是我流。


路南端的茶肆进来一个人。


这人中等身材,身上一件灰扑扑的白圆领,脸面上一层风尘仆仆的黄皮,脚蹬一双鹿皮靴,靴端的尖角已经磨圆了。身背一个蓝布小包袱,乌黑长发高高束在脑后,发绳却绑得死紧。


陈心涯做大侠已经有几个年头了。他进店,坐在长条板凳上,要了一壶两个铜板的茶。


————————————————————


陈心涯做大侠,是从打架开始的。


武侠经典套路里,总是有下雨的那么一天,破烂的那么一座庙。


玉龙山庄的老庄主余英宗,一根老油条猝不及防打了个跐溜滑,让人阴了一把。...

今天下国服之前做了问卷。

决心磨炼搞笑功力。

“我们很强大。我们为什么强大?”


他侧放在桌上的拳头突然死死地攥紧了,


“因为我们都隐藏自己真正的愿望,并誓死不让别人知晓。——就像她一样。”


他的眼睛里,燃烧的月光跳动起来了,晶莹剔透的将死的生气爆开来了,可在场的人全都没有察觉——


他们眼中所见全都变成了镜子,刹那间映出七个拥有相同纹路的灵魂。

入坑大约两三个礼拜,买了一堆分装整天瞎贴。

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一下自己的脑洞爆炸。

一百粉留念。

现在手里的存稿:

晴博晴无差原著背景告白篇

成御的一个下

朋我冷门小短篇

狛日原作脑补

漂御学paro

忘羡双性转

cy百合红蓝骑士

脑补成型的腹稿:

fy两篇短打

响王4后衍生

忘羡双性转学paro

一定会写的东西:

白阮非典型性全年龄向学paro的abo

狛日怪盗 这个我太喜欢了。

基三系列 包括出现过的亲友合作策花,以及自己家的一大票cp们。

熟人如果有想看的可以跟我说……什么时候填坑是个宇宙之谜。

看头像,我老婆,多美,把持不住了吧。我的,谁也不给,骑士团长……算了我考虑一下。

可不可以百文点粉啊。

现在102文99粉。

整数党看着有点别扭。

我会化为夜曲,在晨钟响彻前,陪伴在你身边。

等到终于能以笑容度日,找到真正与你相配的人,就是曲终的时候了——

喂,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就这样,再见吧。

36-50。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Y:他轻轻慢慢地抚摸我的手……那时候吧。(脸红)

L:挠他痒痒之后把他压在沙发上的时候。


37 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Y:以前比较固执的时候撒过谎,他因为对我了解不深所以没看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擅长,也不愿意说谎。

L:有过隐瞒的事情,说谎基本没有。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L: 被他拉去帮忙的时候,做什么都可以。

Y:两个人靠在一起看书看报看电视。


39 曾经吵架么?

L:(点头)嗯。

Y:是在确定关系之前的事了。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L:呃……原因挺复杂的。

Y:简单来说就是规矩和道义发生了冲突吧,...

21-35。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L:结婚了。

Y:已经变成彼此的家人了。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L:在……上大课的阶梯教室?

Y:嗯……我觉得那次就是了。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L:他那天发烧吃过药了,我找了最后排的座位让他睡一会。

Y:笔记是他替我记的。(非常开心)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Y:其实程度还不如告白的时候吧。

L:牵手。

Y:其实我能感觉到,从我睡着一直到下课你都牵着我的手吧……?

L:单手记笔记也可以的,那节是复习课。(故作冷静看别处)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Y:总感觉咱们似乎跳过了四处压马路的层次直接变成一...

我啊,有一个梦想。

这话说出来是不是挺可笑的。

我有一个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名字。

不是用自己家企划的孩子的人设。

有自设,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圈名,很想浪。

为了成为[她],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成为[她]之前要经受多少痛苦。

希望能够堂堂正正地使用这个名字,站在高地吹一吹风,有勇气看看脚下。

我的孤独性温,芳香辛辣。

那个在某tag连发两个雷文并且没有预警还用加粗字体的,你身上的污秽已经突破天际造成精神污染,我要叫导师了。

对着他苍之四连苍海八连苍穹十二连。

存另一个。很心水的世界观,虽然这里没什么体现。

☆对大儿子夫夫下手系列☆

彦韬——Y

李允修——L

1 请问您的名字?

L:李允修。

Y:彦韬。

[这个姓氏很少见啊。]

Y:是啊,颜色的颜的左半边。

[记记记]

2 年龄是?

L:25岁。

Y:比他大一岁。(笑)

L:但是是同级生。(瞥)

3 性别是?

Y:显而易见。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L:在为人处事上努力变得成熟,精神上好奇心很强,喜欢新生的事物,像个小孩子吧。

Y:算是比较健谈的人……我脾气不太好。

L:千万别信他,他现在是个脾气超好的腹黑。

Y:让我谦虚一下嘛。

5 对方的性格?

L:除了上面说的,他很会为别人着想,超级会照...

36-50。不写后50因为这对是互攻向。后面很麻烦所以拒绝。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S:他因为我的事情紧张的时候。

C:他被我逗笑之后歪在我怀里的时候吧。


37 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S:以前为了隐瞒一些事情不得不撒谎……说实话为了做生意我比较擅长撒谎,其实心里也很不愿意啊。

C:真要说的话也是无关紧要的玩笑吧,我很不擅长说谎,所以对不想说的事情只会保持沉默。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S:当然是旅行了。和朋友们一起或者只有我们两个都很幸福……他们生活得也不错呢。

C:牵着他的手的时候。


39 曾经吵架么?

S:确定关系前有过意见不同的时候……我记得没有吵架?

C:赌气和冷战……算吧。


40 都是...

继续存。21-35。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S: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该做的都做过了,不该做过的也做过了”,虽然很土但是很对。

C:没有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吧……毕竟结婚那么久了。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S:约会……是指互通心意之后吧……?

C:那就是三年前了……圣灵山的山洞里……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S:从醒来开始精神一直不太稳定,听到他的事情之后总是有……恍惚的感觉,根本不认为自己还活着。好不容易把自己埋进工作里变得麻木了,却又突然……

C:那个时候还以为真的到了死后的世界……带着无力悲痛的感情而来,却能看到那样的景象……

S:“啊,我确实活在这世界上,真的是太好了”这种念头突然出现...

存一个。1-20。

西拉——Sierah

塞德里克——Cedric


1 请问您的名字?  

S:西拉.利维亚。

C:塞德里克……呃……塞德里克.因斐斯。


2 年龄是?

S:……发生了这种事情要怎么算啊。

C:把那两年去掉再加上现在的,你27岁,我26岁。

S:(恍然大悟)哦!


3 性别是?

S:男。

C:一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S:不喜欢刻板地守规矩,但是有自己不会违背的原则。可以算是精明的人吧?

C:他们都说我的关注点和别人很不一样(笑)不善言辞,迷迷糊糊的人吧。但是遇到大事会比较可靠。


5 对方的性格?  

S:(眼冒精光)

C:(一把按住)好好好我知道,我是个没有见识的乡下莽夫……

S:宽容...

哇,写原耽真好啊。不用担心ooc,私设一堆直接上,没有很多人看也没关系,自己爽翻并且有人懂就可以了。顺道跪地感谢泱总。

添加了一下设定,可能比修之前变得更加看不懂了

“我不能陪你太长时间,所以别哭太久。”

他拨弄了一下火堆,看向把整张脸埋在屈起的膝盖下的少年,最后犹犹豫豫地把手掌覆在他头顶上。

过了一小会,他听到少年闷闷的带着鼻音的请求。

“可不可以替我守前半夜?我去睡一会,后半夜来找你。眼睛不会肿起来的。”

“好,睡我那里吧。……我知道了,帮你保密。”

在商行的时候,他曾经嘲笑他说,乡下人连两臂长的弓箭都没看见过啊,真老土。

而现在,在这个寄托了无数人的欲望和愿念之地,在面前张开的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大的一张弓箭——拉普兰的星河与夜空。

“我果然陪不了你太长时间啊……这是我的宿命,别为我伤心。对...

搞得我也好想写原耽啊,怎么办

周江一直都最喜欢,很奇怪的是作为多cp文中的支线cp,比大多数周江only的文好吃一些。


小周的话少,但是反复斟酌,简洁并且信息量大,就算是朝夕相处的队友有时也不一定能get到全部。本人对这点并不在意,是个内敛,专注而宽厚的人。


小江这种极品二当家是永远的本命担当设定。爱好和人生目标是社交,喜欢事无巨细,研究人,研究竞技,研究能研究的一切。感情丰富并且外放得十分自然,聪明得很却从不处心积虑,拿得起放得下。


他们两个的话,我流偏向居家日常系,像是诉说一样的吻,环着对方的腰,细碎的亲吻落下来。


本来眯着眼睛笑,顺着他的动作闭上一只眼睛,果然柔软的触感覆在眼皮上。


互相...

慢慢码,喜欢的cp的亲吻模式。


史雷米库到现在站定清水向。


看到米库里欧因为自己露出欢欣的笑容,或者担心又好气地双颊鼓鼓,就会觉得“原来他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啊”,然后突然想到“我们一直这样在一起,这是他只会对我露出的表情啊”。


之后情不自禁地凑过去,闭上眼睛轻轻亲吻他的脸颊。


傻笑着说,“因为太可爱了忍不住就……”


对方会突然害羞起来,连白皙的颈部都蒙上薄薄的红色,之后低下头叹口气说着“真拿你没办法啊”,捧着大男孩的脸,认真地拨开额发,近乎虔诚地把嘴唇贴在额头上。


他们都是心灵纯净而坚强的人,从生命的最初就牵引彼此的一生。


是永远张开的怀抱,是永不孤...

[稷下三贤者/庄周中心]无为的日常

我流ooc以及私设预警。tag多打了几个。

无cp逗比地苏庄周+探讨人生小日常。

有点欺负墨子注意,开黑还是很怕敌方墨子的……

考据有限,欢迎捉虫。

如果好运气被看上,转载授权来找我要就行。

1

夫子敲出一棒子。

“墨翟,开上你的高达跟夫子走吧!”

墨子捂住脑袋:“您一个千古大贤,别老拿扶桑话本调侃我啦!”

墨子还是不得不穿上高达,啊不和平装甲,跟着老夫子跑到荒山野岭的太古遗迹。

夫子指了一棒子。

“挖。”

墨子哎了一声开始搬砖,被路过的鲁班七号嘲笑像进城农民工。

这是一处早已倒塌的石建筑废墟,表面的碎砖一捏就崩成沙粒,越到下层砖石越大,墨子只好时不时打个野发展一下经...

石英砂在半空激撞。

那响声琳琅。

生出一点,近乎于绝望的安详。

天那么高,那么远啊。

喜欢妻子这个词。温柔,可以依靠信赖,微微张嘴从齿缝露出幸福的味道。

© 咲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