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考帝都大学!
es深坑非酋,涉推翠推流星p,沉迷晶学已和tov尤利结婚勿念


【全×盗×凶】lo主已顶锅盖遁走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凶宅笔记的混梗。


魔性注意,ooc注意,从正剧到逗比的完美过渡【bushi】


全in盗【奇怪的正剧向注意】


正是西子湖畔的雪夜。


古董店的老板娘陈果早已困倦不支,却还是摸出打火机点了根白塔山深吸一口。


那个背着黑色长条布包,发丘指显眼而优美的颓废男人,已在南面墙立着的多宝阁前站了约摸一个晚上。


不好惹的主。


陈果打定了主意绝对不先开口,免得被认成有求于人。


叶修终于僵硬地别过头来,低低地来了一句:“烟来一根。”


陈果一愣,下意识地抓了一根,连着打火机抛了过去。


男人点了烟叼在嘴里:“听说老板要招工?”


“小唐过来,领新伙计去储物间住下。”


挥手叫来唐柔,陈果敛了敛眉目:“莫惹麻烦,工钱好说。”


“谢了。”


叶修解下布包抱在胸前,松垮的黑布滑落,堪堪露出一截银亮的伞柄。


盗in凶【逗比注意】


那闷油瓶子小哥递过来一个黑不溜秋圆咕隆咚的玩意。


“这…什么东西?”


闷油瓶左手提起上午在超市买的一大袋面粉,右手抓一捆红绳子。


“你不会想知道的。”他的表情好像有点复杂。


“开门吧。进了门之后,把东西含在嘴里,感觉背后有人推你就喷出来。”


虽然头皮发麻,但想想丰厚的利润,我只得一咬牙把那玩意塞进嘴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后来,我问胖子那到底是啥。


“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你真想知道?算了算了……就当胖爷给小朋友科普一下可怕的知识好了……”


“你他妈是说还是不说!!!”


“羊粪球。”


“……”


“方术界居家旅行必备,近可隐阳气远可喷污秽,连续畅销三十年……嘿天真你别晕呐天真!”


我在晕倒前的最后一秒钟终于想通了一件事——


闷油瓶那时的表情,很明显就是憋笑憋出了内伤对吧!!!


凶in全【完完全全的逗比注意,一丢丢朋我】


“好的观众朋友们这里是方术联盟第213赛季的总决赛!联盟的最老牌强队将与有史以来第一支闯入决赛的新队在冰宅体育场争夺本赛季总冠军!胜利即将花落谁家?让我们拭目以待!”


团队战的两支队伍亮相,握手。


走遍世界找老公队的队员们眼里充满着斗志。


副队长江烁,魔剑士孔方君。


队长秦一恒,神枪手新百伦。


白开,流氓白爷爷一号。


袁阮,魔道学者种子种子。


马善初,牧师吹起哨子唱起歌。


对面,称霸联盟多年的最佳搭档,大家一起沉衣柜队的正副队长,袁阵与万锦荣,不疾不徐地一一与走遍世界找老公队队员握手。


“方术界的荣耀,必将属于我们!”


走进比赛台,插卡登陆。


由于不能影响手部操作,江烁把手腕上的铜钱手链小心翼翼地摘下,放进队服位于心脏处的口袋里。


“秦二,你说咱们能不能赢?”


“赢不了他们,晚上回家我睡衣柜。”


评论 ( 11 )
热度 ( 55 )
  1. 青山昼金红夜 转载了此文字

© 金红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