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考帝都大学!
es深坑非酋,涉推翠推流星p,沉迷晶学已和tov尤利结婚勿念


[响王]Home

自然的糖,随性的糖。


just吃糖。


同居老夫老夫算是日常,ooc和私设归我。


我一个高阶团员,写什么谈恋爱[摔]


BGM:for ロンリー / vanilla twilight






“……响也?”


王泥喜法介突然想找找牙琉响也。


身边很安静,没有人回答。





客厅里落地窗擦得明亮,24寸的液晶电视,白色的真皮沙发和玻璃矮桌。


两人的生活都很规律,假日懒床也不会太久。先起床的去做早餐,周末把美式咖啡换成热腾腾的全脂牛奶,端着凑到沙发上并排坐。


按下遥控器放早间法制新闻,叉子戳破溏心的蛋黄,肩膀碰到一起却没有分开。


随意地聊一聊新闻内容,或许哪个就是接下来的委托或工作也说不定。


********************************


“检事——?”


他或许是要出门吧?


门廊和衣帽间也不见人影。





出门之前有惯例的告别吻——在王泥喜的印象里,这个桥段只会在孤儿院护工们播放的电视剧中出现,身为主妇的妻子一吻过后挥着手看丈夫关上房门。


当上摇滚明星的男朋友,待遇可就非常不一样了。


牙琉响也会站在台阶下抓他的衬衣领子,他不得不在换鞋之前就弯下腰,小声谴责男人险些把昨天熨的衬衣抓皱了的恶劣行径,却还是用嘴唇轻轻碰他的脸颊。


两人对居住的房子告别,一起出门去。对方的手温暖极了,索性拽着不放。


********************************


木质楼梯和金属扶手,两人的居所是复式的双层洋房。牙琉响也曾经坐在楼梯上弹吉他耍帅,随手记下的旋律写在各种纸片上,再画个心形抹了胶水往白墙上一贴,花花绿绿的一整面。


“所以说,是在哪里啊……?”


王泥喜不想承认,这和形单影只的感觉有点儿像。


********************************


“检事?牙琉检事——?”


王泥喜法介向浴室里探了探头,打了个哈欠。





蓝色西装的律师事务所所长,非常注重厕所的清洁,也经常身体力行为属下做榜样。


打扫是需要的,只是没必要次数那么多。


大扫除之后,牙琉响也撩起白T恤的下摆擦汗,他想都没想就亲了上去。


之后的事情,就算王泥喜不想记得,浴缸也会帮助他记得。


他咳嗽了一声关上门,感觉脸有点发烧。


********************************


“……。”


王泥喜把自己摊在软软的床垫上,瞪着天花板。





克莱因那边的形势缓解了很多,他也终于能回国,结束水深火热的异地恋情,可喜可贺。


两人还是做着自己的工作,偶尔在法庭碰上,就唇枪舌剑地大干一场。


在法庭上干完了回家接着干,激烈潇洒酣畅淋漓,最后搂着抱着歪七扭八睡成一团,第二天醒来,伸手能挠到对方脚心,笑着把抱枕朝恋人的脸扔过去。


********************************


窗外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王泥喜从床上跳起来,跑到阳台上向下看。


牙琉响也打开了后院的水龙头冲洗车子——住在一起后又添置了不起眼的黑色家庭款轿车,对于便装的某前摇滚明星及其男友隐蔽力超高。


“……响也。”


“找我有事吗——大脑门君?”男人眯着眼睛笑。


王泥喜感觉自己该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把下半张脸埋在扶手上交叠的手臂里,露出一对眼睛。


…………


“喜欢你。”


牙琉响也愣了楞,嘴角上扬的弧度加大了。


“我也喜欢你啊,一直都是。”




王泥喜法介忽然觉得有一点点的害羞和十分的不好意思。


“我去泡茶……记得来喝。”


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远了一些。


评论 ( 12 )
热度 ( 57 )

© 金红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