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考帝都大学!
es深坑非酋,涉推翠推流星p,沉迷晶学已和tov尤利结婚勿念


满开的八重樱树,绯红柔粉的花瓣,虬结粗壮的枝干。

阴阳师晴明站在那花树下。

“哎,博雅!”

他唤他,似是和往日没什么不同,却又隐约带着些雀跃的尾音。

是晴明在叫我吗?博雅站在原地,恍恍惚惚地想。

那总要应答一声才对——他心里刚念起一句“我在呀!”,夹杂着几缕斑驳寒意的春风,突然就来了。

团团簇簇的花瓣如同雏鸟初生的绒圆的翅膀,一股脑儿地向着高远的天空飞坠而去——

宇宙天地倒转过来,在呼唤与应答之间,在花香与那人的长发之间。

朝臣源博雅,在自己的寝室中醒来。

博雅一副既像得偿所愿又似茫然有所失的样子,沉默半晌,索性在门槛上坐了下来,抬头看月亮。

等他回过神来,东方已经翻出鱼肚白了。

博雅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颈,正欲站起身,却听见若有若无的沙沙的声响从门里传来。

是晨风吹动了院里的花草吧——换了别人定然会这样想。

博雅闭了闭眼,消了起身的念头。晴明来了,准是他。他固执地这么觉得。

吱呀——

门从内侧被打开了。

果真是晴明。他先是向左右看了一看,才微微低下头问:

“博雅?”

“嗯。”

“你一直在这里?”

“对。”

“这么坐着,坐了一夜?”

“没错。”

“那么,”他脸上浮起一些困惑的神色,“你昨晚,吹笛子了没有?”

“没有。”博雅斩钉截铁地摇头回答,“我不知道做什么好,只能呆坐在这里,直到方才才回过了神。”

晴明看着他的眼睛,微微发褐的瞳孔里倏然亮起欣喜的光点。

“博雅啊。”

“什么?”

“这次要是比起下咒来,我可是输给你啦。”

“我连听你讲咒都要脑袋疼,又怎么能在咒上胜过你呢?”博雅眯了眯眼,是有点生气的表情。

“哈哈哈。”

晴明直视着博雅的眼睛,欢喜地笑起来:

“这次可是真的输给你啦——

“我可是彻夜难眠,整夜都听到博雅吹笛的声音呀。”

晴明的皮肤被微薄的天光映衬得更为白皙通透,正因这样,脸颊上随着幸福笑意而生的小小梨涡,渐渐清晰起来——

“我,我……!”

源博雅语塞了。

“”

评论 ( 1 )
热度 ( 1 )
  1. 肌骨清金红夜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啊这啥玩意啊咋回事啊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啊???博雅你说话啊???

© 金红夜 | Powered by LOFTER